缺根大头针

[黄喻]按部就班

用脑洞混更ಥ_ಥ喻黄卡成球,摸个黄喻安慰一下自己

*OOCOOCOOC!短!短!短!

*逻辑和文风都被隔壁抱养了_(:3






 

黄少天回房间的时候喻文州还在睡,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头发乱糟糟的,一条腿露在被子外面,意外的是不安分的睡相。

 

昨天抢boss确实有点晚了,不该拉队长一起的……黄少天轻手轻脚的把手上提着的流沙包放到桌上,然后在床沿坐了下来,摸摸喻文州在他的怂恿下刚剪的短短的头发。

 

 

很多人都觉得黄少天应该会谈一场轰轰烈烈的、耀眼到足以将人灼伤的恋爱,毕竟他是那样一个热烈而跳脱的人。

 

但其实黄少天并不相信一见钟情,相比干柴烈火他更想要细水长流的爱情,更想谈一场按部就班的恋爱。

从认识开始,到互相了解,到告白,再到在一起,直至结婚,也许还会有两个孩子,最后在两鬓斑白的时候看着那个人和自己一样浑浊的眼睛说我爱你。

 

然后黄少天就真的谈了这样一场温水煮青蛙的恋爱。

没有什么第一眼看到就确定“就是这个人了”,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死去活来的爱恨情仇,就是第六赛季的夏休,下午三点,喻文州拿着一串钥匙问:“少天也喜欢我吗?”

 

黄少天于是拿了一只黑笔叉掉了那个“有两个孩子”的步骤,歪着头朝喻文州笑:“队长队长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啊?你看我房间坐北朝南冬暖夏凉的来呗来呗!!”

 

 

后来的某一个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说起过这个话题,当时喻文州趴在枕头上笑的直不起腰,然后在黄少天的皮卡皮卡眼神攻击下笑说:“少天的话不应该只说我爱你呀。”

 

“那我还应该说什么啊都过了一辈子了还有什么没说的?我私房钱放在衣柜下面的鞋盒子里?”

 

“哈哈哈,”喻文州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保险套,“总觉得少天应该是说:‘哎下辈子再见啦我一定超级好认的到时候再像以前那样打招呼!记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

模仿他语气的、眉眼都带着笑的喻文州,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对着喻文州的唇角咬了过去。

 

“嗯,我爱你啊。”他含糊的说。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在黄少天的手摸上他的腿时抬起腰,轻轻的回应他:“我爱你。”

换来野生动物更具有攻击力的舔舐和撕咬。

 

后来他们做了点这样那样的事,第二天也像现在一样,黄少天提着流沙包回来,喻文州还在睡,睡相也是像现在一样的不安分。

他也是这样带着一点安然和一丝丝的甜,心里柔软的像小卢那一罐子棉花糖,坐在床沿,伸手去摸摸喻文州的头发,然后等喻文州迷迷糊糊的给他一个笑,就像现在这样。


 

“少天?”喻文州眨了两下眼睛,还有点茫然,“想什么呢?”

黄少天也眨眨眼,凑过去亲他一口,“想你。”

“想我什么?”

“想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流沙包都吃了哼哼!!”

 

 

Fin.


会拿来和对应的一篇印个无料,不要让我糊墙好不好QAQ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186

评论(16)
热度(121)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