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喻黄|群作业]喉结

* @天腐的多喵 我来交群作业!题目是


要求500字以上( *`ω´)

*有点偏题不要太在意[偏题小能手☆〜(ゝ。∂)

*甜甜甜!OOCOOCOOC!

*短短短!其实是个段子你们信我








黄少天发现喻文州对他的喉结情有独钟。

 

在一个黏糊糊又有点湿答答的午后。

 

他们黏黏腻腻的在床上纠缠到中午,饿的头昏眼花的黄少天被喻文州打包起来放到沙发上喂了一嘴的熟食。

吃饱了的黄少天踢踏着他毛茸茸的狮子拖鞋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光着白晃晃的大腿走来走去,把凉被抱出来埋进去两个人,又把不知道从房间哪一个角落翻出来的诗集打开来一首一首的念给喻文州听。

 

喻文州整个人埋在被子堆儿里,环住黄少天的同时伸手去抚摸他因为开口说话而上下滚动的喉结。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被一只光明的……嗯……文州——!”颤抖的尾音在喻文州的舔舐下变了调,最后被咽回了喉咙里,“!!!!!!!!!!!!!”

 

“没什么,”喻文州用手掌贴住黄少天的脖子,“少天你继续。”

 

黄少天朝沙发里面拱了一下,涂了一层502把自己粘在喻文州怀里,才把刚刚的诗集拎起来继续:“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被一只光明的手……文州!!!把你的手从我脖子上拿下去啦感觉好奇怪哦……”

 

手感真好,喻文州不着边际的想,因为平时都宅在家里不出门吗?真想咬一口啊……

 

“文州!文州文州!!队长——”

“嗯?”喻文州用脸颊蹭了一下整个人摊在他身上的黄少天,手上也没停,就跟着黄少天滚动的喉结来回画圈,“少天别闹。”

“我才没闹呢是你在闹好吗!”黄少天嘀咕着把手上的书页弄的哗哗响,最后忍无可忍的一把把喻文州的手拽起来按在胸口,侧过头一口咬在了喻文州喉结上,末了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文州你到底要干嘛——”

喻文州朝他笑的人畜无害,纯真又无辜:“干啊。”


 

黄少天觉得今天的暖气开的有点足。



fin-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

被一只光明的手,

写在一张光明的纸上。

——纪伯伦




评论(20)
热度(73)
  1. 一叶知落秋木苏有颗圆扣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