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黄喻]一见钟情

*混更……说好的黄喻,成都O领取感谢!

*前一篇走这里:《按部就班》

*短短短!甜甜甜!!不甜不要钱!OOC预警!






黄少天小声嘀咕着“队长我和你说不吃早饭是恶习对胃不好的你看你胃本来就不好就更要吃早饭了!”往小厨房走,手里提着他买回来的早饭。

喻文州就披着衬衫坐在床上看他,猜今天的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

 

“队长你不去洗漱嘛老看着我干嘛?从14岁看到24岁还没看够?”黄少天从小厨房里支个脑袋出来,调侃似的说,“看来是本剑圣太帅了嘿嘿!”

“没看够啊,”喻文州弯起眼角,一边迈着光裸的长腿去浴室,一边顺着黄少天往下,“少天那么帅,怎么也要从14岁看到74岁、84岁啊。”

 

 

听黄少天说他的“谈一场按部就班的恋爱”时,喻文州趴在枕头上笑的直不起腰,倒不是觉得黄少天认识、了解、告白、结婚、生子最后在老去时互道我爱你的恋爱有多好笑,他就是想,他和黄少天明明是那么不同的人,却能从殊途走到同归。

 

和他热烈却想要温水一样爱情的恋人不同,平素冷静而有计划的喻文州在感情的问题上并不步步为营,比起日久生情他更乐于相信一见钟情。

 

所以他确实是谈了一场一见倾心的恋爱。

在14岁的某一个夏日,在人满为患的训练室,在那个笑容灿烂、充满朝气的男孩子摸着一头偏栗色的头发说:“嘿你们好啊!我玩剑客的,一区夜雨声烦你们知道的吧知道的吧!哦对我叫黄少天!黄少天的黄黄少天的少黄少天的天!”的那一个瞬间,喻文州几乎要叹息出声,心里有个声音低低的说:“就是他了、就是这个人了。”

 

 

结果喻文州还是把这次一见钟情告诉了黄少天,在一个要命的清晨,喻文州被黄少天扣着手腕儿按在被褥里,觉得自己甚至能够闻到黄少天之前涂抹的润滑剂的味道。

 

黄少天倒是没有发表过多看法,他笑嘻嘻的低头去亲吻喻文州发红的眼角,说:“那说好啦,这一眼可是要看一辈子的!”

 

“嗯……”喻文州在身体和语言的双重夹击下闷哼了一声,拿鼻尖去蹭了一下恋人的面颊。

 

后来喻文州靠在黄少天怀里昏昏欲睡,黄少天习惯性的摸了一把他头发,贴在他耳边问:“回答呢回答呢?”

“嗯?”

“说好的看一辈子!”

“少天你记不记得你上辈子也这么说?”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靠——能不能不这么肉麻?”

喻文州就笑:“那下次润滑剂能不能别买草莓味?”

 

 

第N次觉得宿舍里小厨房挨着浴室真不错,黄少天靠在厨房门框上想,伸手去把要进浴室的喻文州捞过来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什么74岁84岁!!准你看到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

喻文州又弯起眼角,答非所问的说:“我猜今天的豆腐脑是甜的。”



Fin.

评论(10)
热度(125)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