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百日喻黄]岁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啾!!文州快扑上去啾一个(๑•̀ㅂ•́)و✧
我也好崇拜敢吃胡萝卜的少天哦!我小时候最讨厌胡萝卜(现在也不喜欢!谢谢影子么么哒!哒!
ps对称的是怎么回事233333333大眼躺着都中枪好委屈哦——

Wishmaster:

给好扣子@一颗圆扣子 的生贺,生日快乐!
生贺和万圣节贺文跟百日三合一,谁能比我机智!(x

※ 蠢萌短篇,队长五岁,烦烦四岁半。
※ OOC应该不用我说了?


Day-14 岁月

四岁半的黄少天是幼儿园里的孩子王,在蓝雨班中呼风唤雨不可一世。幼时的黄少天皮肤白皙脸颊酡红,一双榛果色的大眼——顺带一提,是对称的——晶亮有神,一张小嘴甜得蜜似的,虽然是个调皮的鬼灵精,话又太多烦了点,但依然是老师们心目中的宝贝;而同学们敬他是条敢吃红萝卜的汉子,就连比他高半颗头的恶霸都服气他,黄少天要他往东就往东,没有半句怨言。

四岁半的黄少天爱死上学了,学校不仅好玩,他还能收到班上或隔壁班的小女生送给自己的糖果饼干,每天都有吃不完的点心和亲不完的女朋友。

直到那天,班上来了一个新同学。

新同学很安静,黄少天和他打招呼他都不说话,黄少天大为愤怒,把手上的积木往旁边一丢,大叫:「你没有拟貌!老撕说要和同学打遭呼才有拟貌!」

新同学似乎被他吓到了,愣愣地看着他,樱花色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但是黄少天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黄少天靠近了一些,又靠近了一些,再靠近了一些,几乎把耳朵贴在新同学嘴上了,才听见新同学的话。

他说:「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是喻文啾。」黄少天点点头,「我是烦少天。」

「不对,我是喻文州。」新同学特别认真地纠正他。

「对啊!喻文啾!」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是喻文州。」喻文州还是很认真,「喻——文——州——不是啾。」

「你就是喻文啾啊!喻文啾喻文啾喻文啾!你的名字好难念,讨厌!」黄少天皱着小脸。

喻文州固执地纠正:「是州,不是啾。」

黄少天跺脚,大叫:「我说是喻文啾就是喻文啾!喻文啾我要告诉大家你叫喻文啾!」

然后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喻文州也皱起一张小脸,觉得这人真讨厌,妈妈说不好好称呼别人名字的人最没拟貌了!

而小小的黄少天及小小的喻文州,在此时此刻达成了默契惊人的共识——

绝对!绝对!绝对不要和没礼貌的人做朋友!

作为班里的山大王,黄少天认为比起和喻文州那个讨厌鬼,大家应该更喜欢和他一起玩,没想到事情正在往他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第一个叛徒是班上的妮妮。那天妮妮拿着一袋打着粉红色蝴蝶结的饼干,脸红红地朝他走来。黄少天以为他的「女朋友」又带了妈妈做的饼干要送给他,理所当然地伸手等着收礼,不料,妮妮却越过他继续往后走去。

黄少天哗的一声站了起来,朝妮妮看去。「妮妮我在仄里啊妳要企哪里!那饼干是要给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我喜欢妳麻麻做的饼干!」

「才不是给你的!」妮妮反驳,然后当着他的面,把饼干递给了坐在他后面的喻文州。「喻、喻文州,这个请你吃!」

黄少天大惊,冲上前去抢走饼干,「这是我的!」

喻文州一呆,还没反应过来,妮妮就一把将饼干抢了回来,「这不是给你的!是给喻文州的!」

「为什么?」小小的黄少天震惊了,「妳不是喜番我吗!」

「你好烦哦我不喜番你了!」

妮妮一边说一边把饼干重新塞进喻文州手里,黄少天又扑上去争抢,身高较高的喻文州把饼干举了起来,构不到目标的黄少天索性一把抓起喻文州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喻文州惨叫了一声,挥开了黄少天,黄少天的额头撞上了桌角,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吓坏了的妮妮也跟着大哭出声。

只是去趟洗手间的老师回来看到如此景象不禁大惊失色,然后在厘清了前因后果之后罚黄少天只能乖乖坐着不许和同学玩也不能说话,柔声安抚着扁着嘴默默掉着眼泪的喻文州。

黄少天坐在位子上看着拿走他最喜欢的红色玩具车的同学,用衣袖粗鲁地抹着眼泪,眼睛一片通红。

喻文啾最讨厌了!

傍晚黄母来接黄少天的时候,老师说明了他额头上的肿包是怎么来的,然后黄母押着他对喻文州以及喻父道歉。

「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少天不懂事比较调皮,真的很抱歉!」黄母苦笑着对喻父说道,压了压他的脑袋。「少天,快道歉!」

黄少天撇过头去,一语不发。

喻父表示没有关系,反而还蹲在黄少天面前,看着他额角的肿包,问他疼不疼。

「不……不疼!我不怕疼!」他梗着脖子,粗声粗气地回道。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走到他面前,从书包里拿出那袋系着粉红色蝴蝶结的饼干,递给黄少天,「给你。」

喻文州的声音还是很小声,但黄少天从他的口形可以看出他说的是什么。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最讨厌你了!」黄少天双手环胸,把脸扭向一边。

喻文州只好默默地把饼干收进书包里,拉着父亲离开了。

「我的饼干!!!!」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远去的背影,哇的一声又哭了。




对五岁的喻文州来说,黄少天是班上的恶霸。不仅乱叫自己的名字,还要同学也跟着一起乱叫,幸好不是每个人都会被黄少天拐骗,不过喻文州不太理解,为什么围绕在自己身边,愿意好好叫自己名字的……都是女孩子。

喻文州不喜欢女孩子——当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不喜欢,小孩子哪懂这些呢。他只是觉得女孩子老拉着他玩家家酒要他扮爸爸很无趣,还害他不能看故事书了,如果他不答应的话那些女生又会哭鼻子,但是想起爸爸说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小喻文州还是乖乖地扮演起爸爸的角色。

黄少天因为又咬了他一口所以再度被老师「罚坐」,喻文州觉得他总是学不乖真是太笨了,但又觉得上一秒还很委屈,罚坐时间结束后的下一秒马上就欢天喜地地加入男生们的战争的黄少天很有趣,就算是女生的家家酒,只要有黄少天加入好像也马上就变得好玩起来。

但是黄少天还是叫他喻文啾,喻文州觉得那样好像自己是小鸟似的,他讨厌这个名字,可是黄少天依然我行我素一点都没有想改正的意思。

除非黄少天好好地叫我喻文州,我们才可以做朋友。喻文州这么想着,拒绝了妮妮说要做自己女朋友的要求。

隔壁的黄少天一脸苦大仇深地瞪着他们,怨念十足:「妮妮妳不是说要做我的女朋友吗妳怎么可以找喻文啾喻文啾哪里比我好了妳看他名字这么难听!」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忍不住大声纠正道。

黄少天第一次听到讲话永远细声细气的喻文州大声说话,有些愣住了,片刻之后才开口:「喻文啾就喻文啾嘛!」

喻文州跺了跺脚,转头走掉不理他了,妮妮见喻文州离开,连忙追了上去。

小小的黄少天觉得,喻文啾真讨厌啊,你名字难听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对我生气?妈妈说气度小的男人不是男人!抢人家女朋友的男人不是东西!

黄少天下课回家后一边任妈妈替他修改明天万圣节派对要用的狼人装,一边对妈妈复述着老师今天说的万圣节的故事,还不忘穿插着喻文啾讨人厌的事迹。

黄母一边听着儿子抱怨喻文啾抢走了自己的饼干和女朋友,还因为会写自己的名字被老撕琛赞了,老撕最近都琛赞喻文啾很聪明可是都让他罚坐,也不琛赞他聪明了,老撕也被喻文啾抢走了好桑心,一边在他的脖子上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然后拍拍他的脑袋:「好啦,我们家少天明天一定是全班最可爱的狼人!」

黄少天抬头看着母亲,配合地嗷呜了一声。




黄少天当然是全班最可爱的狼人啦,全班只有他一个狼人。

他对全班同学及老师这么介绍:「我今天扮的是很凶很凶的蓝人,嗷呜!」

妮妮指着他问:「黄少天你怎么扮成狗狗啊?」

黄少天气得宣布和妮妮分手再也不要她的饼干了,转头就跑向喻文州,伸出手按照老师教的句子开口:「不捣蛋就捣蛋!捣蛋捣蛋捣蛋!喻文啾你扮得到底是什么啊那一块黑黑的是干嘛用的?」

穿着一个小披风的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糖果,塞进黄少天手里,还不忘纠正:「是不给糖就捣蛋。我是吸血鬼。」

「吸血鬼太弱啦那是什么都没听过!既蓝你给我糖果了我就放你一马!」黄少天哼哼两声,心满意足趾高气昂地往下一个目标前进。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参与小朋友的混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边翻着故事书边应付其它讨糖的小朋友。

黄少天闹了一圈之后提着一大袋的糖果坐在他身边,抓了一把拍在他的故事书上:「你干嘛不去要糖果?这些分给你!」

「我不喜欢糖果。」喻文州神色认真,逻辑严谨地说道:「吸血鬼吃糖果会蛀牙,那就不能吸血了,不能吸血就会死翘翘。」

黄少天一脸怜悯地开口了:「吃糖果就会死翘翘好口年,蓝怪你都没有精神都不跟我们玩。」

「我的糖果都可以给你哦。」喻文州把口袋里的糖果都掏出来放黄少天面前,微笑。

黄少天眼神发光,笑容灿烂,一边积极地把糖收进妈妈特地为他准备的糖果袋里一边道:「真的吗!喻文啾谢谢你!」

喻文州张了张嘴,最后决定还是不纠正黄少天了。

虽然黄少天还是说错他的名字,但是会分糖果给他,好像也不是真的很讨厌啊。

与此同时,黄少天产生了和喻文州默契惊人的想法:喻文啾/烦少天会分糖果给我,我喜欢这样的喻文啾/烦少天。

下次叫喻文啾教我写名字好了!

黄少天这么想着,正要开口的时候却看见一个妖怪打开教室的前门,一边鬼吼鬼叫着一边冲了进来,黄少天和全班同学一起惊声尖叫,推开椅子往后门跑去,却发现后门已经被上锁了。

戴着妖怪面具的老师乐呵呵地朝黄少天逼近,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居然吓得眼泪都要飙出来了,实在少见。

「妖怪走开走开走开!」黄少天在门边缩成一团哭叫着,老师愣了愣,摸着脸上的面具严肃地思考起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然后就见喻文州走到黄少天面前,牵着他的小手:「烦少天不怕,那个是假的。」

黄少天一脸狐疑,老师连忙摘下面具:「少天你看是我啊,老师在跟你玩,不给糖就捣蛋!」

结果是黄少天丢了老师一脸糖果,在老师捂着脸的时候牵着喻文州从前门跑出教室。

小小的黄少天牵着喻文州,一脸认真地道:「喻文啾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当我的女朋友?」

喻文州摇摇头,「不要,你有好多女朋友。」

「那我不要她们了!我只要你一个喻文啾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黄少天连忙道。

喻文州犹豫了一阵子,最后才点点头:「可是我叫喻文州。」

「喻文啾!」

「是喻文州。」

「是喻文啾。」

「喻──文──州──。」

「喻──文──啾──!」

「是州!」

「是啾!啾啾啾啾啾啾!」

「你是小鸟吗?」

「不是,我是蓝人!嗷喻文啾你干嘛咬我!」

「我是吸血鬼,吸血鬼咬狼人。」

「骗人!」

「真的,下次我说故事给你听?」

「──好啊,但是你不能咬我!」

「好啊,吸血鬼不会咬朋友。」



>END<


后日谈:十年之后,黄少天看着屏幕上术士给他的消息,半晌才回复道:好吧我考虑看看,你战队叫什么名字啊?
屏幕的另一头很快就有了回复:蓝雨!多么高大上的名字!
黄少天抱着肚子大笑起来,「好啊就你吧!蓝雨,和我幼儿园小班一样的名字哈哈哈哈真亲切啊!」

评论(2)
热度(97)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