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0211]奇奇怪怪 (Fin)

*是喻黄也是黄喻

*182日DAY2

*奇奇怪怪的文体,奇奇怪怪的设定,奇奇怪怪的走向

*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了不过还是!文州生日快乐!

*……不是论坛体[。大约是个非常奇葩的文体[。片段灭文大法好。








01

[求助]一觉醒来我男友失忆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RT

哎呀其实也不能叫RT我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失忆!怎么说呢事情是这样的听我慢慢说啊!就是今天早上起来……

 

 

“你不是队长?什么意思??你怎么可能不是队长呢?队长你是失忆了吗这不对啊!”黄少天盘腿坐在一堆被褥里,一双大眼睛瞪的圆圆的。

 

喻文州同样盘腿坐在他对面,背对着光,整个人都陷在半透不透的阴影里,困惑的眨了眨眼睛,显然也还处在一团乱麻的状态。

 

黄少天不管他,拽过被子抱进怀里,开始扳着手指数起来:“你看,你叫喻文州,不言而喻的喻温文尔雅的文九州的州这个你还记得不?你肯定记得嘛刚刚你还叫我少天来着……”

 

这都什么逻辑,万一是记得你不记得自己呢?喻文州哭笑不得,没注意到自己被黄少天拽着在歪路上一路狂奔。

 

黄少天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着:“队长你身高178厘米可恶你竟然比我高2厘米我明明很努力喝牛奶了!啊不对刚刚说到哪儿了,啊,你生日是……”

 

“生日是2月10号,水瓶座,今年24岁。”喻文州顺口接上。

 

“对!”黄少天猛的丢开被子,一把把喻文州拍在柔软的床垫上,还抱着他的腰蹭了两下,“你看你都记得嘛!我就知道是骗我玩的!队长快别闹了赶紧起床帮我开一下白噪音!虽然现在还早可是过一会儿大家都起来了就不好了信息过载很难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管是体重还是身体温热的触感都举着明晃晃的牌子和喻文州说:“我就是黄少天!”,可是……并不是熟悉的那一个。喻文州皱了一下眉,轻缓的问:“少天,‘白噪音’是什么?‘信息过载’又是什么?”

 

“……”

 

黄少天松开了手臂,整个人都被笼在晨光里,他还半趴在喻文州身上,张了张嘴,表情无辜又困惑,过了半晌才说:“所以……”他像是被喻文州的低语影响了一样,也放轻了声音,沮丧的像是被抛弃的小兽,“所以你真的不是队长?”

 

不管是不是都见不得你这样,喻文州想着,伸手抱了抱他,难得迟疑的开口道:“我的确是喻文州,但……我不是你的那个喻文州。”

 

 

这看上去明显不是失忆啊!明明什么都记得可是又不像是在逗我玩啊我太了解他了这肯定不是逗我玩啊!怎么办啊在线等!!!急!很急!特别急!

1L 我男友今天不正常0622

 

这还不是逗你玩那怎么才叫逗你玩啊?

不是逗你玩难道还能是穿越了不成?

2L 哈哈哈0624

 

我也觉得这是逗你玩呢……楼主你想想今天是不是什么纪念日一类的?

3L 绝对是逗你玩啊0625

 

……

 

你们都不在意楼主男友的问题吗???我也想问,白噪音和信息过载是什么鬼啊?

我觉得楼主你比较不正常啊!

22L 没看明白0711

 

楼上发现了华点……细思恐极

23L 其实是楼主不正常吧0712

 

 

“我靠什么叫你是喻文州但不是我的那个喻文州难道喻文州还有很多个吗这不可能好吧就算这是真的那你为什么在这里我的喻文州又去哪儿了他什么时候回来我的身心和精神体都很需要他!!!”

 

果然是少天,一着急说话跟蹦豆儿似的都不带停的……

喻文州从黄少天连续不断三分钟的问话里挑挑拣拣的回答了重点:“感觉像是穿越……俗话说的平行世界?”

 

喻文州伸手点住黄少天要说话的嘴唇,这样的事他常做,现在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呃,也不知道另一个我在哪里,可能是在我的世界里……或者是在你的世界里。要怎么换回来我不知道,但总有解决办法的。”

 

喻文州说完点了点头,又像个小孩子似的举起手:“我有一个问题。”

 

“爱着!”黄少天大声说,说完才模糊的想起来眼前这个人不是喻文州——不是他的喻文州,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呃那个……你要问什么?”

 

“精神体是什么?”

 

“啊……哦!”黄少天又摸了摸鼻子,转眼就忘了自己想问什么。喻文州注意到他身边的那坨被子动了一下,再想仔细看过去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麻溜儿地钻进了被子里,拱了两下从被子里拎出了一只睡眼惺忪的……幼虎。

 

幼虎伸着小爪子在空中扑腾了两下,嗷了一声,黄少天手一伸把幼虎递到喻文州鼻子底下,介绍到:“就是这家伙!是老虎哦!”

 

喻文州沉默了两秒,今天第二次毫无防备的被拍到了被褥里。他学着黄少天的动作把扑到他身上打滚的小老虎提起来按在怀里,严肃认真的和黄少天说:“我们需要认真谈谈。”

 

“这不是在谈吗……”黄少天瞪着在喻文州脸上舔过去亲过来的幼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嘟囔,“出息呢……”

 

“我们至少要认真交换一下信息。”喻文州把小老虎从自己脸上撕下来,言简意赅的说:“解释一下你的世界?”

 

“……”喻文州勉强在黄少天接下来的滔滔不绝和滔滔不绝里弄明白了哨兵和向导是个什么东西,带着复杂又愉快的心情摸了一把怀里的精神体。

 

“所以说,昨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还很正常,你记不记得做了什么?”

 

“呃,就……”黄少天比划了两下,丧气的收回手,浑身上下散发着破罐子破摔的气息,却越说越小声,“就!你睡过去了,我带你去浴室清理了一下后面然后就睡了嘛。结果今天早上……哎你都知道了!”

天啊虽然这个也是队长但是说起来为什么就这么羞耻!

 

喻文州又沉默了一下,刚刚过去的这一个半小时里他的世界观刷新了一次又一次。

 

也没什么,喻文州吸了一口气,简单的解释了一下ABO世界观,在黄少天还在震惊的时候指了自己:“我是个Alpha。”

 

黄少天抱着被子点点头。

 

“你……嗯,我的黄少天是个Omega。”

 

黄少天抱着被子点点头。

 

“少天?你听明白了吗?”

 

黄少天抱着被子点点头。

 

“你确定吗?”喻文州看他神游天外的样子,有点忧愁的想是不是还要再讲一遍。

 

黄少天又抱着被子点头,幽幽的看了喻文州一眼:“嗯,你的世界里是你上我,我还能给你生孩子。队长,我觉得我没睡醒你让我再睡一会儿……”

 

“……”

 

 

卧槽啊怎么办!我男友说他是穿越来的!!!还说什么AlphaOmega什么的!天啊那个什么Omega还有发情期!他是不是最近小说看多了啊可是他明明不爱看穿越小言的啊!!

55L我男友今天真的不正常0808

 

22L什么意思!玩我呢吧白噪音都不知道了还能不能好了哨兵必备啊!!!就算哨兵向导数量少但普通人也应该知道的吧我记得小学课本就会介绍的好吗!!

56L我男友今天真的不正常0808

 

哨兵和向导是什么……楼主难道是军人吗……当兵有那么多时间拿来上网和谈心吗……

57L ……0809

 

哨兵和向导是什么+1

AlphaOmega又是什么……楼主是你在玩我们吧[。

你和你男友都穿越了吧,接下来是不是还要领取任务拯救世界……

58L 楼主别闹了0810

 

……

 

 

02

“队长,我帅吗?” 

 

“少天很可爱。”

 

“问你话呢认真点儿!”

 

“少天最帅了。”

 

“……队长我和你说啊,我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嗯,”喻文州从笔记本里抬起头,“看得出来,话都变少了。”

 

“说正事呢!!”黄少天怒,“我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我刚刚上了论坛果然是我用户名和密码都是一样的…咳偏题了,他们既不知道哨兵向导也不知道你那个什么ABO!”

 

也不管喻文州跟没跟上,黄少天逮着话尾嘟囔:“都什么鬼啊!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不会真的要领取任务拯救世界吧?”

 

“不是拯救世界。”喻文州抱着老虎笑的老神在在。

 

“你怎么知道不是万一就是呢小说不都那么写吗?”

 

“嗯……少天我帅吗?”喻文州问。

 

“你知不知道和你帅不帅有什么关系?”

 

“那少天帅不帅和我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你不觉得我发现了这点这件事很帅吗!”黄少天用力翻了个白眼。

 

“嗯,”喻文州点点头,“少天我帅吗?”

 

“到底要干嘛!”


喻文州笑眯眯的扬起手里的笔记本:“我捡到了任务书。是不是很帅?”


“…………………………………………………………”



03

所以究竟是要干什么?

 

虽然这里没有白噪音,但他意外的并没有出现任何信息过载的现象,精神体也很稳定,这很奇怪,黄少天想了一会儿就放弃了这个技术性问题,没准儿是世界磁场问题呢,现在就算告诉他外星人攻占世界、门外全是丧尸他恐怕都不会有多惊讶了。

 

黄少天边琢磨边顺着喻文州的眼神去看桌上那本摊开的笔记,还不忘分点心出来听一下四周的动静。

 

——明明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崭新的世界。

 

楼下的树丛里有一窝野猫“喵喵”叫着,如果没记错的话,里面有只黄白相间的花猫,自己叫它诺瑞——第一次喂它时猫粮的牌子,而喻文州普普通通的叫着它小花,“这猫认吃不认人,手里有吃的你叫它哈士奇它都来。”

 

隔壁住着楼下杂货铺的老板娘,年纪轻轻却爱和老奶奶们一起活动,拿把椅子坐下来晒晒太太,嗑叨些东家长西家短,说小区杂货铺养的小土狗喜欢拿耗子。

 

楼上的小夫妻还是天天吵架扔衣服摔门,吵完又卿卿我我的手拉手去逛街;隔壁单元王奶奶家的小孙子快中考了,周末早上也起来个大清早努力背书……

 

——这个“崭新的”世界里,好像只有喻文州对他来说是崭新的。

 

——但也不全是。

 

喻文州也还是那幅温温和和的模样,随时都眉眼带笑,做事沉稳效率极高,空闲时候过着老年人似的退休生活,没事儿就倒腾些花花草草,多肉苔藓仙客来在阳台上零零碎碎的摆满一排,也还是上得厅堂下不得厨房,浑身上下拿得出手的厨艺只有烤面包,偶尔还会烤焦的那种。

 

对于茶的喜爱远超其他一切饮料,500一两的乌龙茶买一斤不带眨眼,喜欢大红袍多于铁观音,茶盘上的各式紫砂壶摆的整齐,最爱那只100cc小小的西施;偶尔喝咖啡,两块糖不加奶;穿衣服的时候习惯先穿左手;看见可爱又圆滚滚的东西不管有没有用都买;钥匙放钱夹,手机永远在裤子的右边口袋……

 

类似的习惯黄少天能够数出一堆,一模一样,就是喻文州。

但还是不一样的。这是种特别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硬要说哪里不对,大概就是……在他身边没有那种从心底里慢慢生长起来直到参天蔽日的占有欲和归属感。

 

——不是我的喻文州。

 

黄少天在这个梦幻不真实的早上第一次感到一种难受的空落感,他慢慢的眨了一下眼睛。

 

 

“少天?你有在听我说吗?”喻文州看着神游天外的黄少天敲敲桌子。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收回发散的思绪,认真的看起了桌上的笔记本。

 

“我靠???”三秒后他说出了今天不知道第几次粗口。

 

 

04

问题:

1.婚礼筹备计划√

2.决定婚礼日期√、地点√、仪式及婚宴方式

3.确定婚礼预算

4.草拟客人名单√

5.召集好朋友讨论婚礼计划 

……

10.制定婚礼项目计划书

11.明确筹备组分工

 

 

论证过程:

黄少天看看手里的笔记本,又看看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看了又看看了再看,最后看看坐在自己对面的喻文州,反复几个来回才找回了自己的声带:“什么情况!?现在怎么办!?”

 

喻文州正对着笔记本上自己笔迹旁边龙飞凤舞的注解发呆,听到这个问题下意识的把怀里的幼虎往上搂了搂,换来一声无辜的嚎叫。

 

“看上去是婚礼筹备计划……”喻文州说。

 

“废话!!!!” 黄少天拍了拍餐桌表达愤怒。

 

“看上去是我和你的婚礼筹备计划……”

 

“………………………………………………”

 

“……”

 

黄少天再次表示点点点的六次方。

 

 “……蓝雨总部隔一条街的R酒店,5月20号,21桌?”喻文州在一片沉默中突兀的问。幼虎“嗷呜”一声扒着他的袖子打了个滚。

 

黄少天瞪着桌上的笔记本,既然被接连掉下来的“馅儿饼”砸了个头昏眼花,他还是迅速的在脑海里过了一下当前的信息,只觉得他今天快要把一辈子的“什么也不想说”都花光了。

 

“……结婚?”我和队长准备结婚,你和那个我准备结婚,这个世界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也准备结婚?

 

“结呗,”喻文州耸耸肩,故意曲解了黄少天的意思,把幼虎塞进黄少天怀里,站起来把碗筷收拾好放进水槽,然后拧开了水龙头,自顾自的笑起来:“少天的原则难道不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

 

“靠??结什么结结什么结啊!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换回来以后他们发现婚礼都过了是什么感受啊?”

 

喻文州一边抹着洗洁精,一边好笑的看黄少天蹲在厨房门口碎碎念,“那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婚让别人帮忙结了这也太憋屈了吧……”

 

“也不算别人啊,你难道不是黄少天?我可是很确定我是喻文州的。”喻文州抹干玻璃碗上的水珠,打开橱柜——这个橱柜还是当初按照黄少天的喜好定做的——把东西都一一放进去,接着说:“既然我们都打算结婚的话,是因为做了同样的事情才造成这次穿越的吧?说不定结了就能回去。”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是我,另一个我是另一个我,虽然都是我但是还是……靠怎么这么绕,我的意思是婚礼是人生大事啊大事!不能这么简单就……等一下!”黄少天突然跳起来,“这么说这个世界的我岂不是要和队长结婚!!!”

 

“应该是这样。我的少天要嫁给别人了,虽然这个别人也是我,但是还是好不甘心啊……” 喻文州想了一下说,获得小鸡啄米模式哨兵黄少天X1。

 

“那只好等我回去再结一次了。”喻文州遗憾的摇摇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确定衣着还算得体,然后朝眼前这个还瞪着眼睛的黄少天笑起来:“少天,和我结婚吧!”

 

“我靠?”

 

“少天不愿意吗?”

 

“………………”都不是我的喻文州了怎么还是心这么脏!!! 

 

黄少天很快就想开了,不就是结婚吗!不甘心也要先回去那个人身边,于是他蹭起来拍拍裤腿,一本正经的道:“文州。”

 

“嗯。”

 

“和我结婚吧!”黄少天笑起来,他大大方方的向喻文州伸手,“求婚这种事应该我来才对嘛!”

 

 

得出结论:

hi~哨兵黄少天和Alpha喻文州,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吗?这个世界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不太好呢……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关我啥事

 

当然!你们愿意帮助他们完成婚礼计划并举行婚礼吗?完成本任务可以获得:向导喻文州X1Omega黄少天X1

接受√     拒绝

 

 

解决办法:

“那太好了,反正现在饭也吃完了,我们去散个步吧。”喻文州笑笑,“顺便说说要怎么完成任务。”

1.散步 完成度0/1

2.领取结婚戒指 完成度0/1

……

 

 

05

天下队长一般黑。

 

 

06

会议时间:430日下午230

会议地点:R小区附属公园区

与会人:喻文州、黄少天

 

会议内容:

 

在婚礼安排这一点上他们毫不意外的一致决定不给婚庆公司饭吃,从计划到设计各方面都自己包办,黄少天在散步的途中大致说了一下设计方案,从婚礼流程说到酒店布置,一口气说十分钟不带喘的那种。眼下喻文州总结了一下重点,准备一项一项贯彻落实。

 

看着喻文州进了花店,黄少天百无聊赖的在马路牙子上走了两个来回,最后在路灯旁蹲下来。

 

习惯性的从裤兜里摸出手机想看看自己的火车回来了没。

 

他最近在玩一款城市游戏,大概算作是农场的升级豪华版,从收菜开始,之后制作商品、售出、完成任务获取金币、修房子,从而建设自己的城市。完成任务的时间不定,但黄少天玩的随意,没有刻意去计算时间定闹钟,于是就养成了一闲下来就登录游戏看看的习惯。

 

他熟练的划开屏幕翻到第三页找那个丑萌丑萌的羊咩咩图案。黄少天有点轻微的强迫症,一定要把所有的应用程序都按色系排好分页,不然肯定睡不着觉。但他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都没有在蓝色的区域里找到自己的城市,这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个手机其实并不是自己的。

 

我靠!还有20天呢!!等我回去那不是我的城都长草了!!黄少天抓狂,一不小心用劲儿过猛,连点了两次主键返回了主屏幕。

 

有个白色的文字泡“pia”的撞进了他眼里。

 

哎哟我去!短信!既然这个黄少天都不玩town的,那……黄少天嘿嘿笑起来,八卦是人的天性,他怎么不好奇另一个自己和另一个队长的恋情呢。

 

好奇心在脑海里一蹦三尺高,黄少天秒秒钟丢开了对游戏的怨念,大爆手速的戳开了那个文字泡。

 

最新的几条全是关于婚礼的,和他和队长计划的差不多,看了几条黄少天就没了兴趣,他迅速的拖住屏幕往下拉,想看点自己不知道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少天?很热吗?脸怎么这么红?”喻文州预定好了花出来,看见黄少天面红耳赤的蹲在路边,有点奇怪。

 

黄少天没答话,喻文州也不介意,伸手把他拉起来,一边拉一边汇报任务进程:“我定了玫瑰和百合,老板负责送到酒店,我约了设计师,婚礼前一天晚上去布置……少天?你还好吗?”

 

黄少天直接把手机递到喻文州眼皮子底下,示意他看。

 

 

[我:队长队长,问你个问题啊!]

 

[我:他们都说我话多就你不嫌弃,所以说我老烦你]

 

[我:你说这叫烦吗啊!这明明是爱的表现!]

 

[队长:那少天爱的人可真多]

 

[我:我靠!◡ ヽ(`Д´)ノ ┻━┻ ]

 

[我:喻文州你还爱不爱我了!快说我一点也不烦最好说我很帅虽然你不说我也很帅但是你说了我就原谅你!]

 

[队长:有时候我也觉得你挺烦的]

 

[我:[再见.gif](靠为什么没有再见的自带表情!]

 

[我:不爱你了,哼唧!]

 

[队长:唧( ´▽ ` )]

 

[我:……………………………………]

 

[我:………………………………………………………………卖萌可耻!]

 

[队长:不过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一个话痨点儿那日子还过不过了^ ^]

 

[我:不过了!说吧,财产怎么分!]

 

[队长:房子车子都给你,大件儿家具归我就行]

 

[我:什么大件儿的?床?电视机?那小电视机只有40寸能算什么大件……咱家能跑的不能跑的都归我了,还能有什么大件儿?]

 

[队长:黄少天呀~]

 

[队长:什么都归你,你归我^_^]

 

 

“队长也是这种的!哪儿点的情话技能点啊这是!”黄少天愤愤的说,“简直犯规!裁判就是这个人!必须吃张红牌!禁赛三场!”

 

喻文州眨眨眼,只是笑。

 

黄少天没接着说,依照他对喻文州的了解,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什么不得了的情话。

 

喻文州却没有再说话,他朝前走了两步,确定黄少天有跟上来以后就迈步往服装店走了。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黄少天两步赶上去和他并肩往前走。

 

“嗯……”喻文州还是笑,又过了一会儿才突然说:“都是遇见你之后的事情了。”

 

“什……”黄少天愣了一下,马上又闭上了嘴。

 

会说情话,都是遇见你之后的事情了。

 

 

07

婚礼的筹备工作是紧张而有序的,有序归功于喻文州,紧张交给黄少天。

 

这倒不是心理上的紧张,黄少天想通的很快,现在这种紧张感纯粹是他的话痨造成的。

 

黄少天是个一刻都静不下来的性子,拿着喻文州整理好的婚礼计划一路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和喋喋不休,本来不是很忙的事情,也被念叨的好像脚打后脑勺,事情追着跑似的。

 

“花、酒店、戒指、礼服……哎?礼服?”黄少天一项一项的核对进度内容,突然顿了一下,“礼服我们买了吗?这个要试很久的吧我们抽一天去?这还有五天了我们得赶紧……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吧!”

 

喻文州有点好笑的看他原地转悠:“是定做的。我们来之前他们就订好了,今天是该去取了。”

 

提醒事项1

515日下午2RXX号取定制喜服

 

“抬头,挺胸!”

突然被一巴掌拍在背上,黄少天差点在原地蹦起来,但还是乖乖的抬起了下巴。

 

他从进到这家店就一直在被做衣服的老裁缝指挥着抬头、抬手、转一圈。

 

 

他们依照笔记本上的计划选择了中式婚礼,红绸花车锣鼓唢呐一样不少,只是因为“你嫁我还是我嫁你虽然我都不介意但婚礼上有区别啊”的争议剔除了迈火盆、跨马鞍两个环节。

 

这样传统的仪式里他们对喜服的要求自然是极高的,不只要人工裁剪,就连繁复的刺绣花纹都要一针一线的缝制。

 

这个世界的黄少天早半年就拖着喻文州来这家老店定制了礼服,今天只是来试穿,修改一些小细节罢了。

 

“好了再转一圈。”老师傅拿着软尺比划了一下,黄少天跟着转了一圈,终于被允许脱下身上厚重的喜服。

 

喻文州早就改好了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翻看他那个小小的婚礼计划本。

 

“文州,”黄少天想了一下,还是凑过去小声问,“你们计划的婚礼像什么样儿?”

 

“就是普通的西式婚礼呀。唔,就是穿着西装宣誓永远爱你。”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耳垂,揉到一半才突然觉得有点尴尬,好在黄少天全然一副不介意的样子。

 

“听起来真无趣。”

 

“婚礼哪里有那么多花样儿。”喻文州笑道。

 

“有啊,” 黄少天撇撇嘴,抬起手胡乱比划了几下,“比如说找个太阳不错的天,把精神体丢到神台去蹭一身灰,再回来通知一下亲朋好友吃顿饭就行了——”

 

在他的时代里,这样宣誓摆酒的婚礼已经不多见了,尤其要拜天地高堂中式婚礼更是少之又少。

哨兵和向导之间通常更乐意让他们能直观反映自己心思的精神体在神台上亲来舔去腻腻歪歪一番,然后互道一声我爱你就算礼成,毕竟哨兵向导的结合远比一纸婚姻证明更有力——他还记得结合的第二天早上喻文州一边揉腰一边笑着打趣他的样子:“现在少天嫌弃我也没用了。”

 

“一辈子的事,这么简单就搞定吗?”喻文州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问。

 

他在黄少天炽热的甬道里卡结时强迫自己保持理智,告诉黄少天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获得怀里成年的野兽一个尖利的咬痕。

 

Alpha和Omega的标记不像哨兵向导的结合一样不可逆,科技发展了,标记已经可以去医院做手术去掉,Alpha对Omega的绝对所有权已经是过去式,虽然依旧慎重,但也已经没有了像哨兵向导结合这种“一辈子绑定”的奇妙感情了。

 

“啊?什么意思?”黄少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在5月温暖的阳光里说:“一点都不简单啊,这就是一辈子了。”

 

心底好像开出一朵小小的花,伴着震耳欲聋的寂静。

 

喻文州看了对面的人好一会儿,才抿嘴笑起来:“其实少天才是会说情话的那一个啊。”

 

“啊???”

 

 

上次短信后的欲言又止黄少天没有再提起,他也就没有再说。那天黄少天说每个喻文州都把家务技能点到了情话上,一出口就能让人脸红心跳。

 

但其实他自己无意中说出来话远比刻意讲出口的情话更加浪漫和深情。

 

我爱你。

 

这就是一辈子了。

 

 

系统提示:

婚礼准备完成度100%

掉落:情话技能点1

 

 

08

他们不可免俗的将婚期定在了5月20号。

 

喻文州大概是把所有的手忙脚乱都交代在了这一天。

 

天还没亮的时候喻文州就被黄少天从被窝里弄起来,闭着眼睛任由化妆师在他脸上涂涂抹抹,一边还要听着黄少天唧唧呱呱的开玩笑说化妆师拿隔离霜非礼他。

 

画好了妆黄少天咋呼着要帮他穿喜服,反正也还迷糊着,喻文州就直接伸了手。

 

交襟喜服的穿法不复杂,但在普通人中的误解很深,制衣服的老师傅特意提醒过好几次,黄少天几乎是一字不拉的背了下来,这会儿正念叨着“右衽右衽右衽”给他系衣带。

 

打点妥当了就要出门,按照习俗新娘要由家中兄长背出家门,但因为同居的关系他们直接跳过了接新娘这个环节——他们也确实不知道谁是新娘。

 

直到握上红绸之前喻文州都是迷糊的。

 

盖头自然是免了,喻文州眨眨眼,下意识的侧头去看红绸那一端的人,黄少天捏着红绸绕在手上,也偏头过来朝他笑。

 

坦坦荡荡,明明亮亮。

 

喻文州突然就清醒过来。

 

 

“一拜天地——”

 

“少天。”拜下去时喻文州扯了一下手里的红绸,黄少天偷偷的拉回来,小声问:“怎么了?”

 

喻文州以同样小的音量回应:“我想了半个多月了……”

 

司仪的声音盖过了喻文州,黄少天没有听清,只好回问:“想了半个月什么?”

 

“二拜高堂——”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接受了呢?”喻文州跟着跪下去,又补充道:“你知道我不是个适应力特别强的人。”

 

的确不是,黄少天点头,一时没弄清楚他现在说这个是为了什么。

 

“大概礼成之后……嗯,送入洞房之后我们就能回去自己的世界了。”

 

“嗯。”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这么快的接受‘还有很多一模一样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件事,这太不符合常理,换个情景我大概会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我竟然这么快就接受了,我想了很久这是为什么。”

 

“你想说什么?”黄少天疑惑。

 

“一句不得了的情话?”喻文州跟着弯弯眼角。

 

这大半个月发生的事情太多,大量信息的涌入让他手忙脚乱,却还没有找到空隙整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世界,枕边人被掉了个包,所有事情乍看之下还是原有的模样,里子里到底是不太相同的。

 

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只觉得不真实,而非无法接受。除开本身性格的因素,还有的原因就是……

 

“夫妻、咳、夫夫对拜——”

 

喻文州在一片笑声里轻轻的说:“一定要追究为什么的话,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发现,”喻文州笑起来,“每一个‘喻文州’都爱着‘黄少天’吧。”

 

“礼成——”

 

“再见。”黄少天用力拉了一把火红的绸缎,也眯起眼睛笑。

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再见。

黄少天爱喻文州。

每一个喻文州也一定爱着自己的黄少天。

 

——你瞧,这世界上就是有一千个我,这一千个我还总是爱着你。

 

 

*“——你瞧,这世界上就是有一千个我,这一千个我还总是爱着你。”化用自金庸“你瞧,这世界上就是有一千个我,这一千个我还总是抱着你。”

 

 

Fin.

 


评论(12)
热度(112)
  1. (゚∀゚)<: 淩濁畫稿稿喔有颗圆扣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怒刷182日的敢死队
    隊伍的劍與詛咒182日 DAY.002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