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林乐]书

  • 提前说乐乐生日快乐!!!!!

  • 短+交作业+不会起名儿

  • 只是日常

  • 被卖了安利却吃不饱不开心quq

  • 好几年没写过东西了横竖都不对……语死早

  • 已经在交往的设定

  • O!O!C!!!!!

 

“啊?”林敬言回头这么问的时候嘴里还叼着牙刷,看起来有点呆楞。

 

张佳乐趴在床上,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一阵乱摸,声音里还有一点没睡醒的慵懒:“啊什么?我说想去一趟书店……”

 

张佳乐是个喜欢看书的人。这一点林敬言也是来了霸图和他合住之后才发现的。很多意义上张佳乐都是个张扬的、不安份的人,看书实在是……画风有点不和呢。他当时想。

 

林敬言放下牙刷,又揉了揉眉心才拿起洗手台上的眼镜戴好,继续问:“怎么想起要去书店了?”

 

“因为想要的书网上总是没有货啊……”这个时候张佳乐终于摸到了眼药水,懒洋洋的坐起来点,“幸运E嘛。”他调侃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为了适应眼药水还是其他什么,他还朝林敬言眨了两下眼。

 

林敬言闻言有点无奈的笑了笑,“那就快起来吧,现在的话还来得及去食堂吃早餐。”

 

等张佳乐磨磨蹭蹭去洗漱了他才弯腰收拾起落在地上的睡衣,叠好以后坐在张佳乐床上,把他放在床头的《花草图鉴》拿过来翻着打发时间。

 

“老林!”张佳乐从门后伸出个脑袋,乱糟糟的头发已经被梳的很妥帖,束成一小绺垂在脑后。

“怎么了?”

他举着支牙刷晃了晃,“我好像不小心用了你的牙刷……”

“没事你用吧。”林敬言冲他笑笑。

 

“老林老林!”张佳乐又伸了个脑袋出来。

“嗯?”

“我洗面奶没了用用你的呗?”

“好,就在漱口杯旁边的架子上,看见了吗?”

“看到啦!”

 

然后终于在他们错过早餐时间二十分钟后,林敬言看着张佳乐戴上帽子,架起惹眼的粉红色眼镜框,朝他笑:“走吧走吧,我们去后门左边那个小吃店,然后再去书店!”

书店离后门不算远,30分钟路程,路上有个味道不错的小吃店,天南海北的小吃都能吃到,很是受霸图选手们的欢迎。

想着反正也是顺路,林敬言也就没反对。

 

结果等他们吃了早餐走到书店已经快要11点了。

张佳乐走在前面,直接去了二楼找书,林敬言慢悠悠的跟进去,停在一楼畅销书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诗集,摊开一页慢慢看起来。

 

看的时候他突然想起刚刚到霸图时候的事。在此之前他和张佳乐也只有在比赛时见过为数不多的几面。

 

那是个阳光很好的下午,提着行李的林敬言推开宿舍门,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衣服和各种杂物,而这些东西的主人盘着腿坐在床上,手里抓着一本书,阳光打在他的睫毛上,留下一小片阴影,安静的不像话。

然后注意到他到来的青年扬起手上的书,朝他笑的有点小嚣张:“哟,老林!”

有一瞬间林敬言被照进来的阳光晃了眼。

 

然后抱着几本书从二楼下来的张佳乐正好看到林敬言对着手里的书露出温柔的笑。

“看什么呢?”他小跑着过去,蹦到林敬言背上问。

林敬言把手上的书翻过来给他看——《纳博科夫诗集》。

“很好看吗?”张佳乐不怎么看诗集,比起莫名其妙的字句组合的诗歌他更喜欢散文。

林敬言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还好吧,有一首我很喜欢。”

“是什么是什么我看看?”张佳乐一面说一面伸手去够林敬言手上的书。

林敬言回头把他从自己背上撕下来,“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啊?”

“这一首,”林敬言指指书页,张佳乐偏头去看,然后小声的念出来:“你是天空一朵温柔的云……”

“嗯。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张佳乐看着他手里的书眨了两下眼睛,又转过头去看了看林敬言,最后把书往他怀里一塞,“这什么诗啊……走了走了去结账!”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林敬言看到他微微泛红的耳廓。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朦朦胧胧的罩在张佳乐身上,林敬言快步跟上去拉住他的手,他想起那瓶用完了的洗面奶,弯弯眼角笑的温柔,“等下我们去一趟超市吧乐乐。”

 

 

*纳博科夫,俄国作家,代表作《洛丽塔》。《你是天空一朵温柔的云》是他的一首诗,其中有名句“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评论
热度(12)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