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喻黄]三月

*一发完结。

*OOC!

*受了点刺激。慎入。[慎入已经表达了我所有想表达的意思

*单箭头




三月初,窗前的玉兰花已经含起来花骨朵,只等再暖一点就会一点点的绽开花朵了吧。

 

喻文州站在穿衣镜前最后一次整理了领带。

 

走到电梯间按下下行键,看着那个小小的按钮亮起来的时候喻文州恍然想起他第一次看见黄少天的时候。

 

那个夏天温度很高,知了在树上一声一声叫的悠长。被前辈支使下楼来买冰水的喻文州第一次遇到了黄少天。

 

那个穿着无袖连帽衫的小少年拖着一个没怎么比他自己矮的行李箱在烈日下奔跑,有晶莹的汗液顺着他白皙的脖颈往下流,最后回归到泥土里。

 

那个时候少天说了什么?喻文州皱起好看的眉毛。好像是……“诶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快来帮把手帮我把这个搬上去……啊对了我叫黄少天,从今天开始加入蓝雨训练营,你也应该是训练营的吧你叫什么?”

 

自己的回答已经不记得了,应该是“你好,我叫喻文州”一类的吧,而且到最后也忘记了买水的事,上楼挨了好一顿训。

 

大概是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吧,喻文州笑笑。走进了空无一人的电梯里,按下了-1。

大概是在那个阳光灿烂下午,突然就喜欢上了比阳光更为耀眼更为灼热的东西。

 

电梯很快停在负一楼,喻文州轻车熟路的绕过弯道,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在机械的系统女声的提醒下系好了安全带。

 

车窗被全部打开,三月里还带着凉意的风张牙舞爪的灌进来,喻文州空出一只手拢了一下衣领。

他想他一向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

他喜欢了黄少天很多年。从他们相遇的那个下午,一直到现在,到今天,到刚才。

 

喻文州还记得他在训练营被称为手残的时候,黄少天指着那些人的鼻子说你们懂个屁有种来PK;还记得撞上新秀墙的黄少天大半夜溜进他的房间一边复盘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队长是我没保护好你;还记得第六赛季第一次夺冠时黄少天扑过来抱住他的肩膀说太好了队长我们是冠军!

 

喻文州记得很多。他喜欢了黄少天那么多年,能记得总是很多。

 

往左打死方向盘转了个急弯,前路笔直。

 

想一想喻文州已经认识黄少天快二十年了,也已经喜欢黄少天快二十年了。

 

都那么久了啊,又好像那过去的一切都在昨日,并未走远。

 

有一次蓝雨客场对轮回,由于飞机改期他们多出了一天的空闲。于是在卢瀚文的软磨硬泡下全队全副武装的上了街。

 

路过一家饰品店的时候黄少天停下了脚步,他拿着一个印着张着嘴正在说话的海绵宝宝的硅胶壳对着自己的手机比划了一下,麻利的把原先的壳子卸下来再把新的换了上去。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他问老板老板这个怎么卖?

 

老板从里屋走出来,瞅了那壳子几眼,说小伙子这是情侣壳,两个一套180块最低啦!

 

诶?可是我没有女朋友啊?一定要一起买?黄少天为难的拿着手机壳问。

成套卖的啦,小伙子没有女朋友和朋友一起用也成啊!

 

黄少天把另一个笑容夸张正在倾听的海绵宝宝壳子从货架上取下来看了看,转过头对喻文州说那队长队长我们一起用呗!他笑弯了眼角,阳光照进眼里有黑亮黑亮的光。

 

后来喻文州把那个一看就不是他的风格的壳子套在自己的手机上,全明星的时候被楚云秀看见了,调侃道哎哟文州和少天还用情侣壳啊!

 

喻文州就笑笑说,是啊。

闲着没事情做的职业选手们于是群起嘲笑。

黄少天晃着手机放肆的笑,怎么了怎么了你们这是羡慕还是嫉妒还是恨啊我们队长这么好人哪儿找啊!

 

那时候喻文州想要是真是情侣就好了。

我是那么喜欢你啊,少天。

 

再后来,喻文州用了那个手机壳很久,久到黄少天已经又换了十七八个。喻文州一直到退役那天都还用着那个已经染上了时光痕迹的海绵宝宝硅胶壳,那个亮黄色的就像黄少天一样耀眼的手机壳。

 

直路走到了尽头,喻文州向右打了一盘子,车子轧上一条重新铺过沥青的路面。这时候太阳有一点出来了,呼呼灌进车里的凉风带上了些许阳光的味道。

 

喻文州觉得很高兴,一个有阳光的起始,未来也一定是充满温暖的吧。

 

把车子停好,喻文州伸手把领结弄的松一点,他怕等会儿会喘不过气来。

开门下车的时候他想,这样也好。

 

其实后来喻文州也想过,黄少天是那么通透的人,他远比看上去的更加冷静和现实。自己喜欢他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呢,怎么会呢。他只是不说明,不点透,而并非是一无所知。他只是……无法做出回应。

喻文州对着后视镜苦涩的笑。又反复了好几次,确定自己笑的不算难看,才走进了大堂。

 

他抬手看了看表,八点四十,时间还早。

 

路上他遇见叶修,那个前荣耀之神即使穿着笔挺的西装也好像一点都没有变的叼着烟漫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哟文州,你还好吧?

 

挺好的。喻文州笑容清浅的回应。还能有什么不好,他想。都老大不小了,都不是可以撒泼任性的年纪了,还能有什么不好。

 

里面倒数第二个房间,叶修努努嘴说。哥出去接沐橙他们几个,等等就过来。

 

好,喻文州点头,慢慢的迈着步子往里面走。

他有时候觉得黄少天其实挺残忍的。连叶修都会问他还好不好了。

 

喻文州数着数,站定在都数第二个房间门口,房门半掩着,他轻轻的推开门,斜着身子靠在门框上,定定的看了穿着白西装背对着他整理衬衫领结的黄少天一会儿,最终还是在眼睛感到湿润之前伸手敲了敲门,笑着说:“少天,你的伴郎来啦!”

 

一如以前每一个炎热的夏休,他们留在队里加练时他敲着黄少天的桌子说:“少天,你的冰水来啦!”

 

这样就好。他想。

 

这样就好。


fin















评论(41)
热度(46)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