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根大头针

[喻黄]陪聊paro 20~21

*和 @坐井观天 亲爱的开的脑洞XDDDDD

每天都在神展开+今天我也没吃药

*OOC!!!!

*终于!!写到!!!上心理学课了!!!!





20

郑轩看着从人型自走文字泡化身人型自走粉红泡泡的黄少天只觉得压力山大。他丢给了徐景熙一个“我说吧”的眼神。

 

徐景熙表示和黄少天选了同一门课他心好累。好害怕我会一个不小心就举起了火把烧了这个脱团狗……他回了一个眼神给郑轩,“给我买墨镜吗?”

 

宋晓用一种我们都懂辛苦你了的力道拍拍了徐景熙的肩膀,把《基础心理学》这本砖头本塞进了他怀里。

 

徐景熙把白眼关回了心里,转头招呼正在玩手机的黄少天:“黄少快走了!我们要迟到了!”

 

“来了来了,急什么。”黄少天嘟囔了一声,手上飞快的按,[夜雨声烦:行舟我去上课啦去看了那个老师什么样儿马上就告诉你v]

然后他一把捞过小砖头,把签字笔和矿泉水往帽子里一塞推着徐景熙就出门了。

 

黄少天是一路哼着歌走进教室的,他一如既往的选择了适合吃吃喝喝睡睡玩玩手机补补作业还不太引人注目倒数第五排。

 

诶居然不是板寸啊?黄少天嘀咕着,是有点帅啊。正推门进来的青年眉目清秀,脸上带着淡淡的温和笑意,有点长了的刘海被拨到一边,露出光洁的额头。

 

[夜雨声烦:这个喻教授是有点小帅啊虽然比不上我这么前无古人的帅但是还是很不错了!!看上去是挺温柔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挂一半人的老师怎么想都只是看起来温柔啊!]

 

黄少天趴在桌上,微微扬起脸看到讲台上年轻的教授握着手机抿嘴笑起来,好像连眼睛里都透出荡漾的光。

 

[夜雨声烦:噢噢噢我看到他看手机眼神超级柔和啊!已经有女朋友了啊?班上的女生不知道得多伤心……啧啧。]

 

[索克萨尔:是吗?也许是吧。]

 

怎么好像被教授看了一眼?黄少天眨巴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睛,摇了摇头把课本翻开到第一页。

 

讲台上喻文州听到铃声把钢笔转了个圈儿,轻轻扣了一下桌子,扫了一眼教室后排那个趴着的小黄毛,心情愉悦的清了清嗓子:“大家好,我是喻文州。我非常高兴你们能选择心理学这门课。”

 

他顿了顿,含着笑看了一眼已经有点呆住了的黄少天,又接着说:“既然是第一节课,我想我们还是应该互相认识一下。等一下被我点到名的同学请起立。”

 

黄少天在下面听着,只觉得整个人都卧槽了。

 

听到喻文州说的第一句他就觉得有点不太好。

虽然以前经过了电流的声音往往会有那么一点失真,但是也没到无法分辨的地步。

 

卧槽喻文州=行舟!?听着熟悉的声音黄少天难得失语的感到了虐。

现在卧槽已经挥舞着小短手迈着小短腿在他在心里狂奔而过跑到了头还tmd倒回来继续跑!!!

我艹艹艹艹!!!!!!!!!!!!!!!黄少天在心里把感叹号打得惊天动地。

 

怎么办我之前都干了什么oh天啦我是不是说过我觉得他不好糊弄我好像还说过他心一定不干净还说过他有点可怕我刚刚还说他长的没我帅好吧我还是觉得我比较帅我好像还说过觉得他只是看起来温柔妈妈救命啊!!!!

 

黄少天一边把脸埋在手臂里努力想把自己团起来,一边在心里狂刷弹幕。他简直想给自己念个消失咒。

 

可是想想又行舟好像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温柔、帅气但绝对不简单,谁知道春风拂面过后会不会是倒春寒啊?

喻文州这个名字也好好听好合适这个柔和的人……这么想着黄少天抬头打算悄悄看一眼,没想到刚一望过去就和讲台上的人看过来的眼睛撞个正着。

 

喻文州下意识的舔舔嘴唇朝他笑。

 

嗞——一向以三核处理器反应迅速出名的黄少天牌优质电脑被切断了电源,陷入了短暂黑屏中。

黄少天死死的盯着喻文州看了三秒。

 

果然好帅啊……

 

电路还是直接烧了比较好。

黄少天腾的一下红了脸,黄少天你没救了,他自暴自弃的吐槽起自己。埋头把脸贴在了桌上装尸体。

 

这个时候已经结束点名的喻文州咬字清晰的说:“播音1班的黄少天同学,下课请来一下办公室。”

 

少天·金毛·黄忧郁的一爪子扒拉掉了一大撮毛。



21

A、给喻文州打电话解释退课原因。B、让徐景熙帮忙点名。

 

上了一节心理学黄少天觉得他再也不能面对他的心理学老师了他再也不能好好和他的陪聊说话了,然后好学霸黄少天非常不理智的点退课准备裹好被子蒙住头做个鸵鸟。

 

直到喻教授十分好心的拒绝了他的退课申请。

还发过来一条充满我是好老师感的语音。

“少天?为什么要退课呢?觉得我教的不好吗?”黄少天觉得他能看见眯着眼睛笑的像狐狸的喻文州。

 

……还是选B吧。

他果断的和有骨气挥了挥手说再见。

 

两个小时后帮忙点名小天使徐景熙回来了。

小天使觉得他羽毛都掉光了翅膀都断了。

“黄少,”徐景熙拍拍那一坨被子,“喻教授说,请你去办公室喝茶谈人生。”他幽幽的看着那坨动了一下,黄少天伸出个脑袋来,“不是说让你帮忙点个到吗!!!!”

“可是你没说喻教授认识你……他让我问你你期末还打算过吗你上次就没去……”

 

宋晓用“节哀吧”的语气问:“对门植物学1班张佳乐怎么你了吗黄少,你最近真背运啊~”

 

黄少天又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智商。他默默的缩回了被子里。把自己摊成了一张饼。

 

 

此时的喻文州正在办公室里写研究报告,一边写一边翻他和黄少天之前的聊天记录,看得出心情很好。

 

他知道黄少天是被吓到了,而且好像是吓的有点狠,不过这种躲起来不见人的反映真有趣啊……

喻文州拿着钢笔在纸上点了点,甚至还能不着边际的想,“现代人面对压力大多会采取回避态度,明知问题即将发生也不去想对策,结果只会使问题更趋复杂、更难处理。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鸵鸟心态。”

喻文州考虑了一下,把这段话写进了自己的论文。

 

喻文州想黄少天的笑,想他聒噪的文字泡,想他率真的话语。

最后他想:反正这些都是我的。

 

想着想着喻文州就笑起来,鸵鸟黄少天努力把自己埋起来的动作一定会让人禁不住的想去挖开那些沙粒亲吻他。

 

今天天气很好呢,蓝天白云碧草,暖的让人想恋个爱啊。

 

“少天真的不打算来见见我?那我可要去找你了^ ^”




评论(33)
热度(102)

© 有颗圆扣子 | Powered by LOFTER